泛黃的記憶和那懵懂的想念

  我的思念徹夜難眠,我的癡狂令餘下半世沉湎。那一世,我於三生石前焚香膜拜,從此徘徊於奈何橋頭,流連於忘川路畔。只為求今世與你一次擦肩的緣,為此,我守候了千年,也守枯了焦慮的雙眼。這一世,彼岸花又開滿黃泉,開得比以往更豔,鮮紅色的花瓣是我宿世心血的漫延。這一世,那久候的容顏,可會再次出現?是否還記得從前,記得前世彼此許下的誓言?恍惚間,我已拿浮生,亂了流年!
  
  所有的悲傷,都源自初見時種下一絲溫馨的情感;所有的無奈,都源自於兩顆心之間不可逾越的深淵;而一切的一切,都源自於自身的心靈蒙上了世俗的塵埃。獨處於一方靜謐的空間,於是想,能擱淺就必在陸地邊緣,能安恬的就絕不是苦海。芸芸眾生,苦衷難言,我要站在自己靈魂最高的頂端俯瞰那深埋的陰暗,找尋擊碎某一處的缺陷,讓溫和的陽光照進來。光陰的水湄,誰終將許我一次涅磐。你亦不必為我欣喜,畢竟這對我恰是一件慘痛而決絕的經歷。我以為只是不舍離去,其實根本就是無法掌控,不是不能放棄,而是根本就抓不住。
  
  風吹皺初夏明媚陽光的穹天,堆積如墨般破碎的雲嵐,而我的身上爬滿了荒藤的根須,密密嚴嚴,包裹著只留一張虛偽冷靜的臉,也許這才是我最適合的裝扮。看,那季節陰影裏面已氾濫成災,如暴雨連綿。悲傷的柔情,在奢望的斷裂聲中化為齏粉,就讓路過的風捎帶,沿途撒落在這廣袤的大好河山。

   都說時間能沖淡一切,可是到現在也沒有沖淡,而卻還愛得越來越濃。甚至說如膠似漆也不為過。愛過了就會知道?愛的苦,是那麼的痛苦煎熬。我就象每天都看著那夜晚的月亮在唱那首《遲到的愛》,唱得是那麼的悲苦和撕心裂肺。人哪?為什麼那樣不折不扣的愛上了呢?有時候說鬼使神差也不為過。就象她那清晰的輪廓就浮現在眼前,是那麼的逼真,一切卻油然而生的鋪排。仿佛她那靦腆的微笑,是那麼的楚楚動人填補了孤獨寂寞心的空白。
  
  也許,愛就是這麼的心苦。就象那歲月在握著一把愛的鐮刀在割我們身上的肉,是那麼的疼。就象時光在痛心疾首般的流走,那淌血般的思念,如杜鵑般的想。
  
  都說楓葉紅了的時候,能夠見到,可又見到了什麼?而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去想,去戀。沒有什麼解釋的理由,只有癡情般的真情矯情,叫自己覆水難收。
  
  是夜裏有許多憂傷,那都是月亮惹的禍,可是誰又能去找月亮算賬呢?苦不堪言那是愛的清苦,希望總是在心靈深處閃光。
  
  如果愛的痛苦能夠釋放,誰還能那樣牽腸掛肚的去想。有些事不是說忘記得就能忘記,特別是那愛,一經愛上了,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我不是自甘墮落,也不是空乏其身,我是在索引那美麗的愛。因為我放不下,還是那麼的歇斯底里的想。
  
  她小姑娘長得文靜,清純,那美麗的氣息始終在纏繞著我,困擾著我。我就象身陷那美麗的沼澤裏,不能自拔。

恰好像是以臂使手

當清王朝定都北京後,面對著一個嶄新而又極其複雜、極其險峻的局面。在民族矛盾如此尖銳的情況下,他們所能依靠的,除了自己從關外帶來的八旗勁旅之外,還能有誰?由明軍的降兵降將編成的綠營,人數雖然數倍於八旗,他們又豈敢依恃?他們殫精竭慮,考慮的就是如何才能使為數如此之少的精兵最大限血管外科醫生度地發揮作用,如何依靠它來維持清朝在這樣一個如此遼闊、如此複雜的國土上的統治。並因此而對八旗制度進行了重大的變革,其宗旨,當然是要加強八旗的軍事職能。

變革的第一步,是制定旗餉政策,使八旗官兵向職業軍人的方向轉變。這是入關後八旗制度最深刻的一項變革。

入關後的八旗官兵傾其全力投入戰爭,清廷雖然也沿襲入關前舊制為他們分配了“份地”,但他們卻不可能仍然沿襲入關前“兵農不分”的傳統,利用土地來進行生產。隨著八旗“份地”大量喪失與轉手,越來越多的八旗兵丁喪失了從土地獲取收入的經濟來源。為解決這一問題,使八旗兵丁得以全力以赴投入征服戰爭,清廷甫一入關,即制定旗餉政策。八旗兵丁的收入,以月餉和歲米為主,又視兵種之別而有等級之分,此外還有歲米,為每名每年24斛。這便是清代所稱“鐵杆莊稼老米樹”的由來,所謂“鐵杆莊稼”,說的就是這血管外科醫生種收入的穩定性。清廷對八旗兵丁的一切採取“包下來”的辦法,用官費為他們建造房屋,凡遇紅白喜事均由官給賞銀,遷徙時由官給一切用度。重大變革的另一項,是建立駐防八旗制度。

清朝建都北京,本著“居重馭輕”的用兵原則,將八旗精銳半數駐於京城,是為禁旅。同時亦不忽視對廣大地方的控制,做法是在全國各大省會、水陸要衝、邊疆海防,派遣八旗長期駐守,以控扼京師以外所有最重要的軍事據點,是為駐防。這樣一支不僅常駐於邊疆,而且常駐於腹裏內地的制度化的武裝力量為曆朝所未有,是滿洲統治者維護統治的主要工具。而它所監視、控制的主要對象,則是綠營。

清代綠營額兵60萬-80萬,以標、協、營、汛的組織系統分散駐紮於全國大大小小的城鎮、關隘、水陸交通要衝,形成嚴密的控制網路,而對這支人數遠較八旗多出數倍,又是由漢人、特別是受過專門軍事訓練的明軍降兵降將組成的軍隊加以監視和控制,並對地方起著巨大威懾作用的,則是10萬八血管外科醫生旗駐防。以10萬八旗兵控制數十萬綠營,再以人數比八旗駐防多出數倍的綠營兵控制全國百姓,以手使指,作為用兵措施,十分高明。

選擇距離更多的是怕別離

我喜歡”距離”這個詞語,就像喜歡”薄涼,未央”一樣,都帶著清淡的況味,很妥帖,很安穩。

喜歡和任何事物之間都有一段距離,有距離就不會太過執念,太過用力,也不會很快忘記,很快遺棄,有距離就有了淡淡的長久,淡淡的牽念,也就會淡淡的相隨,因為,彼此都不太累,如此,也許才可以天涯海角,才可以地久天長吧?

就如”未央”,一切都還未滿,都有空間,所以一切都還在,彼此愜意。

刻意與這個世界保持一段距離,不是超越紅塵,亦不是撿盡寒枝不肯棲,只是覺得這樣可以相對安全一些,不至於讓自己歇斯底里,也不至於讓自己熱情洋溢,安安靜靜一直都是我的夙願,距離讓我離夙願稍微近些,就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可以通透,可以混沌,都是自己的事情,有了距離,也許才會相看兩不厭Botox 肉毒桿菌注射吧。

刻意和所有的人保持著一段距離,不是無情,不是冷酷,只是知道我們都需要自己的空間,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會輕易走進一個人的內心,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都有豐富多彩又變化萬千的內心世界,無法輕易就能領略得通透,更無法左右,無法干涉,你的路,我的路都在自己心裏,各自走過,各自安然,可以同行,卻有安妥的距離,所以可以一路暢談,彼此愉悅。

刻意和所做的工作保持一段距離,不是不用心,而是用心之後的一種感悟,置於事物之外,才可看得更清更全,所謂只拉車不看路,就是距離太近,近了視線就短了,只能看見眼前的表像,就會把事情越做越窄,越做越小,直到無路可走,只能放棄。

物極必反也許就是這個道理。就如兩個人,相識了相知了相愛了,轟轟烈烈海誓山盟天天在一起都覺得想念,太過用力的愛,透支了所有的精力,忘記了自己,揮霍著所有,忽然有一天就累了,就想放棄了,就想離開了,於是彼此都沒有再挽留,就這樣各自遠走,”別靠得太近,小心不能呼吸”這首歌很小的時候聽過就再也沒有翻譯忘記。

總是喜歡一個人,一個人靜靜的,很不合群的樣子,不是清高,只是一種自我防護,怕被看透,怕自己負擔不了這樣的深情,怕自己辜負了這一番關愛和美意,更是怕你走近我說我不是你想像中的我,怕看見你的失望,怕看見你的不屑,所以,我選擇了距離,選擇安靜地在我的世界裏,風起雲湧或沉淪頹迷。

一直都幻想一個人一個背包去遠行,任何地方都好,走走停停,不疾不徐,只要走著,最好是陌生的地方,和任何人都只是擦肩,兩不相知,兩不相思,兩不相欠,我只是我,你也只是你,沒有得到,亦無從澳門套票失去….

美容產品的利潤空間

「上千元的美容養生產品,成本最多十幾元!」昨日,業內人士陳承(化名)自揭行業黑幕,在一家糖尿上眼專為高檔美容院生產美容產品的科技公司工作了一個月後,陳承說:「再也不想讓消費者不明不白地花冤枉錢了。」

黑幕:同一原料泡製十餘產品

陳承說,自己工作過的公司專門為高檔美容院、SPA會所生產美容產品。「諸如料理油、調理油之類。據稱是根據什麼宮廷秘方做的,但我工作了一個多月,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做的。」直到有一次,陳承被叫到生產一線,才明白其中的

奧秘。「整個車間只有一個個浸滿了藥材的玻璃缸,我們的工作就是把裡面的液體分裝到各式各樣的小玻璃瓶裡。反正是同一樣東西,裝進什麼瓶子,貼上什麼標籤,那就是什麼。」

陳承向記者介紹了兩種不同的「產品」:××舒經料理油,標榜you beauty 美容中心好唔好主要成分:當歸,紅花,乳香等多種名貴植物提取液調配荷荷巴油、葡萄籽油。××百草清毒調理油,標榜主要成分:純天然植物油,金銀花,當歸,紅花,橘皮,木香片

植物提取液。

陳承說:「其實都是同一種液體,可以起很多的名字,成本不過十幾元。」

周圍的人說,公司的維生素C換個包裝就賣一百多元,只要不會吃死人就行了。

銷售:各地高檔美容院及會所

「產品弄一個精美的外包裝,一套竟然標價七八百元,甚至上千元,但我看成本最多不過十幾元,因為藥材可以重複泡好多次。」陳承告訴記者,這些產品都是「銷往高檔美容院及會所,在各省都有省級代理。」

陳承說,產品主要由生產廠家通過代理商,將產品直接賣給美容院,並向美容院提供售後服務。廠家讓利給美容院的利潤相當可觀。這種銷售模式叫做「專業線」。有「專業線」的掩護,通過各中間環節層層加價,高額利潤HKUE 好唔好順理成章。

產品從廠家到達美容院時,利潤已經高達上百倍。

美容品功效 檢測有空白

上文所述的這類產品應該如何監管呢?記者昨日採訪了質監、工商及食品藥監等部門。

廣州市質監局一位工程師說,這種美體養生產品,談不上是化妝品,也不是食品、藥品或傳統意義上的保健品。而12365熱線電話的工作人員則表示,這類產品應當屬於化妝品,只要有當地生產及衛生許可證,就可以生產。

記者瞭解到,我國的化妝品檢測主要在微生物、重金屬以及皮膚刺激3個方面,對其功效及適應性檢測及評價方面總體來看還是空白。

駢死於槽櫪之間

從千里馬對伯樂的依賴關係出發,說明千里馬才能的miris spa全身按摩被埋沒是不可避免的。文章一開篇就奇峰突起,用“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點出論證的前提。這句話還包含著一個反題,即“無伯樂,則無千里馬”,實際上指明了千里馬對伯樂的依賴關係。但這裏的“伯樂”是一個普遍概念,指的是特別善於相馬的人。因此下麵接著就提出“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這一論斷,突出了這“常有”和“不常有”之間的尖銳矛盾,說明千里馬的被埋沒簡直具有必然性。然後趁勢而下,說到千里馬的命運上來,用“祇辱於奴隸人之手”描繪了千里馬被埋沒的具體情形,引人深思。這一段,從全篇來看,目的是提出問題;它之所以要強調知馬者惟伯樂這個意思,則是為下文揭露“食(sì)馬者”的“不知馬”張本。

揭示千里馬被埋沒的根本原因是“食(sì)馬者”的“不知馬”。千里馬被埋沒,在一般人看來,大概要歸咎於它的才美“不外見”。因此,本段一開頭就用“馬之千裏者,一食或盡粟一石,食(sì)馬者不知其能千裏而食也”點出問題的要害。“一食或盡粟一石”是誇張的說法,強調千里馬的食量大大超過常馬;“不知其能千裏而食”,是說“食(sì)馬者”只是按照常馬的食量來餵養它,說明這種人的無知。接著,先以“是馬也,雖有千裏之能”作低回之勢;再用一組尖沙咀按摩排比句揭示這“才美不外見”,正是“食不飽,力不足”所造成的惡果;最後又用反詰句“且欲與常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裏也”,對“食(sì)馬者”的無知發出強烈的譴責。這是從反面證明“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的道理。

歸納全文中心,對“食(sì)馬者”的無知妄說進行辛辣的嘲諷。先用揭露矛盾的方法刻畫“食(sì)馬者”的形象:“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盡其材,鳴之而不能通其意”,這三句緊承上文,全面總結了這種人“不知馬”的表現;“執策而臨之”,寫他們洋洋自得、以“知馬者”自居的神情,“之”指代千里馬,他們在千里馬跟前竟然宣稱“天下無馬”,這是十足的妄說。兩相對照,生動地揭露了這種人的愚蠢、荒唐。然後用“嗚呼”領出作者的感慨:“其真無馬邪”承上文“天下無馬”,是作者對“食馬者”的反詰,也是向讀者發問,用來為下句蓄勢;然後以“其真不知馬也”作答,結住全文。

本文篇幅雖短,中心卻十分突出。貫穿全文的是“不知馬”這句話。文中連用十一個“不”字。開始說“伯樂不常有”、千里馬之“不以千裏稱”,已隱含著“不知馬”的意思;中間先明確指出“食(sì)馬者不知其能千裏而食”,然後以“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xiàn),且欲與常miris spa按摩馬等不可得”說明“不知”所造成的惡果;最後更以“不以”“不能”來痛斥“食(sì)馬者”的無知,由此導出全文的結句“其真不知馬也”,點明了中心。

臨帝子之長洲

全文共四個段落:第一段敘事,是個引子;第二段基本上是寫景;第三段基本上是抒情;第四段敘事,照應開頭。文章的中心事件是滕王閣宴會,作者用略寫的方法,分散在各個段落之中,但文章的重心不是餞宴,而是以寫景為鋪墊的抒情。全文由地理人文的敘述到良辰美景的描繪,再由美景轉到抒情,緊密聯繫,轉換自然。展開來看,作者從敘寫洪州的形勝入手,極盡鋪陳誼染之能事,把宴會盛況,膝王閣內外上下的景物描寫得糖尿病性黃斑水腫淋漓盡致。

然而王勃並非為遊山玩水而來,他只是路過此地,被這裏的山光水色所吸引,因而很容易觸景生情,從宴遊盛會的聚散聯想到人生的窮通離合,禁不住“興盡悲來”,自會有一番感概要抒發的。也就是說,在良辰美景、賢主熹賓都齊備的情況下,作者舉目遠眺,盡情嬉遊,可是天高地遠,宇宙無垠,他忽然覺得人生短促,萬事萬物的變化都有定數,感概油然而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第二段寫景時,巧妙地把敘事穿播在其中,如“儼摻驕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得天人之舊館”。

第一段的關鍵句是“雄州霧列,俊采星馳”它既是對前文的承接和歸結,又自然轉入對“賓主盡東南之美”的稱讚,由遠而近,順暢自然。

第二段的關鍵句是“披繡闊,俯雕亮”,作者在它出現之後,即一反前面對高閣的仰視,轉而由近到遠,自上而下地俯視周圍的萬千氣象。收得擾,撤得開。

第三段的關鍵句分散在兩處。作者先用“天高地迥”、“興盡悲來”,把敘事、寫景轉向抒情,議論。其中“覺得宇宙之無窮”是觀看天上地下美景後發出的讚歎,是承接上文;而“識盈虛之有數”則是樂極生悲後對個人不幸命運的感慨,是開啟下文。但是,當此段又一關鍵句“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一出,文章便轉入表達自己雖遭挫折而仍思進取的可貴志向,從而使感情表達得十分委婉,真切糖尿上眼動人。

為花長把新春恨

古稱“立春”春氣始而建立,黃河中下游地區土壤逐漸解凍。《歲時風土記》:“立春之日,士大夫之家,剪綵為小幡,謂之春幡。或懸於家人之頭,或綴於花枝之下。”南朝·陳·徐陵《雜曲》:“立春曆日自當新,正月春幡底須故”。開篇用典,妥帖自然,不露痕跡,正是“使事如不使也”。

而以“嫋嫋”形容其搖曳,化靜為動,若微風吹拂,更見春意盎然。但一接意緒淒迷:“無端風雨,未肯收盡餘寒”。手法頗似李清照《永遇樂》:“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都非只指自然界的天時變化。“年時燕子,料今宵、夢到西園”,意思是說:如今已立春,去年秋日南來的燕子正往北風,或許它們今夜會夢宿西園吧。“西園”,原指供皇帝遊獵的場所,因其地處京城西郊,故稱鋁窗維修西園。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中平五年八月,初置西園八校尉”。北宋都城汴京西門外,有瓊林苑,亦稱西園,此應指後者。從“年時燕子”句看,此詞大約作於辛棄疾南歸後不久。寄情於燕,令人尋味不盡。“黃柑薦酒”,黃柑釀制的臘酒。“青韭堆盤”,把韭菜等裝到五辛盤裏。據《本草綱目·菜部》稱:“五辛菜,乃元旦、立春,以蔥、蒜、韭、蓼蒿、芥辛嫩之菜雜和食之,取迎新之意,號五辛盤”。故蘇軾《立春日小集戲李端叔》詩去:“辛盤得青韭,臘酒是黃柑”。“渾未辦”(還未辦、全然未辦),情境大異,如此良辰,其情緒之悵悵,浮漾紙面了。

下片繼寫“春已歸來”。試看:東風著意,她吹得梅花微綻,清香四溢;柳吐金絲,柔條婀娜;似乎一點兒閒空都沒有。可是偏於此前冠以“卻笑”二字,既淡出了“薰梅染柳”,春情畫意,又可見實中有虛,虛中有幻,在此“立春日”,不過是美麗的想像而已。緊接一轉說東風還會忙裏偷閒:“又來鏡裏,轉換朱顏”。頓挫盤鬱,至此始托出真情:“清愁不斷,問何人、會解連環?”《戰國策·齊策》六:“秦始皇(一作昭王)嘗使使者遺君王後玉連環,曰:‘齊多知,而解此環不?’君王後以示群臣,群臣不知解。君王後引椎椎破之,謝秦使曰:‘謹以解矣。’”此以清愁綿綿如連環不斷,無人可解,極言愁之多且深。最後一語破的:這愁是怕見花開花落,更是最怕去年由塞北來的大雁卻已先我而北還!那麼,這愁便也“憂端齊終南,澒洞不Pretty renew 旺角可掇”(杜甫《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了。

這首詞處處切《立春日》題目,以“春已歸來”開篇,寫民間是日歡樂習俗:嫋嫋春幡,黃柑薦酒,青韭堆盤,而自己對天時人事卻別有一番感觸:燕尚“夢到西園”,塞雁尚有鄉國之思,何況“渡江天馬南來”志在恢復中原的辛棄疾,能不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往日不堪重優纖美容記省”(《蝶戀花·戊申,元日立春,席間作》)。

當初的那一份情誼留在心裏的唯有深深的感激

看看冷清的老街、走過無人問津的水巷子、觸摸寂寞在絳溪河邊的百年黃角樹,踩著一堆一堆枯黃的樹葉,這些沙沙的聲音都是無聲的歌謠。

想找個熟人問問曾經的老街坊,才發現人去樓空,早已沒有了舊時的模樣。

街上,幾位老人蜷縮在藤椅裏,享受著慵懶的陽光。

有的吧嗒著葉子煙,有的端著酒碗,有的吃著九裏埂花生,有的玩著長牌,偶爾會有小車呼嘯而過,老人們也不躲閃,稍微California Fitness 黑店欠欠身,車子也就過去了。

拐角處,傳來金錢板的聲音,抑揚頓挫的唱腔引來一群小孩的圍觀。

不管街上如何喧囂,那個一襲長發的女子坐在門檻之上,頭也不抬的擺弄著手機,至始至終都沒有看過外面一眼。

煙市巷子、玉成茶旅、老供銷社、木板上的毛主席語錄,還有讓簡陽羊肉湯一舉成名的紅鍋,都成為了熟悉的陌生人,從老街這頭走到老街那頭,一步一步HKUE 呃人都是找不回來的記憶。

近鄉情怯,近鄉心切,一舉一動,都生怕驚動了這片正在沉睡的土地

一位三軍九旅18團的後人,曾經在日記裏,這樣深情的描述過玉成橋。

對於這段舊事,我只是無端的感動著,在她家最落魄的時候,玉成橋人用最樸實的情懷,幫助他們度過了難關。

聽她講,落魂橋的柴火幫助他們一家度過了寒冷的冬天,絳溪河的魚幫他們度過了饑餓的夜晚,一碗老鄉送過來的的羊肉湯滾燙了一顆冰冷的心,看似微不足道的舉手之勞,書寫的卻是濃墨重彩的鄉情二字,如今時過境遷,

玉成橋本是簡州管,兩頭沒有柵子關

讀這首百年歌謠,別有一番感觸。熟悉中的陌生,陌生中的熟悉,又會有幾個人記得這百年的歌謠?

感謝陳水章先生為玉成橋記錄下了這麼一首老歌,戲臺拆除了,柵子拆除了,開煙館的眉州婆娘不知了去向,只有水巷子還在老街見證玉成橋的變遷。

由於曆史原因,簡陽縣志,三岔區志關於玉成橋的記述要麼語焉不詳,要麼只言片語,然而這首百年歌謠,卻印證了玉成橋在簡陽曆史上並不是無關輕重的,放眼河東河西,有哪幾個鄉鎮有自己的歌謠呢?

黃家廠的石頭、九裏埂的花生,玉成橋的羊肉湯、落魂橋的松樹,斑竹灣的竹子,烏龜山上的豆菌,石子坡的甘蔗、信手一點,都是有吃有用有喝的物件,老百姓生活在鄉村,不貪圖名頭有多響亮,實實在在就行。

難怪當地人很自豪的說,打不死的陳么舅,餓不死的玉成橋。

在過去,一個餓不死人的地方自然是好地方,是天堂。

聽老人們講,天幹的年份,青黃不接的年份,就會有很多下五縣的姑娘,不遠百裏來到玉成橋,做了玉成橋人的媳婦,如果有一天,你走在玉成街上,聽到外地口音,不要驚詫喔。

民以食為天,肚子飽了,老百姓也就安生了。

住在對方生命裡的朋友

通信時代,無論是初次相見還是老友重逢,交換聯繫方式,常常是彼此交換名片,然後鄭重或是出於禮貌用手機記下對方的電話號碼。在快節奏的生活裡,我們不知不覺中就成為住在別人手機裡的朋友。又因某些意外,變成了別人手機裡匆忙的過客,這種速食式的友誼,常常短暫得無法深交。

住在手機裡的朋友你有多少住在手機裡的朋友?

初次相識的喜悅,讓你覺得似乎找到了知音。於是,對於投緣的人,開始了較頻繁的交往。漸漸地,初識的喜悅水解蛋白退盡,接下來就是僅僅保持著聯繫,平淡到偶爾在節假曰發短信互致問候。偶爾有一天,你發現,你發出的短信石沉大海。你的心也涼了下去。幾次沒有回音後,你也許會刪掉那一個偶然在人海中拾來的電話號碼,把那個偶爾認識的人完全淡忘。這個曾經的朋友,便像人海中的一朵浪花,偶爾調皮地與你相遇,然後被你記憶的餘光蒸發。你還會與新的人相識、相交,交換手機號、名片,你還會不斷地讓新朋友住進你的手機。

最怕的是突然有一天,你的手機不見了,號碼簿上的朋友們似乎一下子全部消失了,你的心也空掉了一塊,尤其是那些親朋好友或老同學的號碼不見了,就像不見了珍貴的首飾,令人難過,但還能通過其他方式尋回,而那些浪花般有緣邂逅過的朋友,因一次偶然不見了他們的號碼,這一生,也許你永遠不會再與他們相遇,雖然心裡也會覺得可惜,但就像每天梳頭掉幾根頭髮一樣,並不太在意。可是,某一天,你的手機上會收到一些陌生的節日問候短信,你會不好意思問對方是誰,只是回復一條祝福的短信過去。幾回這樣的“匿名”資訊後,這個也許曾經熟悉的陌生號碼,就不會再來短信。這時,你會遺憾,但並不會難過。這些流水般的友誼,落花無情,還有花開的。

最讓你受不了的是,某天想起曾經有一陣子還相交頻繁的友人,於是滿懷熱情地打水解蛋白電話給他,他居然在電話中來一句:“喂,你是誰?”你的熱情驟降到零點,根本沒有心思再說什麼,神傷地掛掉電話。也許對方早已把你的電話號碼刪掉了,也許,對方也是因為手機被盜或者是換號等原因丟失了你的號碼,反正,你不再是住在他手機裡的朋友,當然,你們就永遠不會再成為朋友了。

有時你不甘心,會發條短信,告訴對方你是誰,對方會解釋,因換新手機了,還沒來得及把你的號碼複製過來,沒聽出你的聲音,對不起。這些理由,也會讓你的熱情打折扣。畢竟是萍水相逢啊。世態炎涼,准又能記得誰,你不過是曾經暫住在他手機裡的朋友,確切地說,是手機裡的過客,也等於他生活中的過客。心理上的疏遠,被忙碌的生活再打一次折,這份友誼就算徹底出局了。

我們的社交圈子在擴大,交往常常目的明確,點個頭的熟人漸漸多了,交心的友人卻漸漸少了,是人們的情感出了問題,還是發達的通信惹的禍?我們的友情像速食一樣,來得快,去得快,我們抱怨知音難覓,卻沒有想一想我們花了多少時間和心情去經營友情。我決定把自己手機裡居住的朋友再遷移水解蛋白到紙質筆記本中,備一份。能被人備份號碼,友誼也就被備份了,如果對方也會像你一樣,把你的電話號碼備一份,你們的友情就會在浪潮洶湧過後,成為留在岸上的最值得珍藏的貝殼。而你我,不再只是住在對方手機裡的朋友,而是住在對方的生活裡,甚至生命裡

守住心中最美的那份風景

閒暇時光,靜候在無聲的歲月裡,捧一卷美文,享受著淡淡的恬靜與優雅,靜靜的國浩資本好唔好陶醉在淡瀾書香的氣息裡,遠離喧囂浮躁,享受一份淡然的心緒,學會不時的在歲月中沉靜下來,把自己隱匿在一片淨土裡,放飛被現實所禁固已久的思緒,靜靜的感受生活中的美,擱淺歲月,幸福就在身邊。

人生短暫,時光易遠,驀然回首,那些悲傷、快樂、失去、擁有,一切的一切不過是過往雲煙,一瞬即逝, 人間多少事,多少情,只有經歷過,懂得過,才會更好的去擁有和珍惜,人生路上難免會有國浩資本好唔好缺憾,萬事沒有那麼多的完美,不要強留不該擁有的,最美好的事莫過於在你最美好的年華,遇到過你最想遇到的人,你應該學會感恩生活,感恩那份最美的遇見,擱淺歲月,幸福就在身邊。

或許,在很多的時候,我們的心會亂到無法控制,你感覺你的生命中有太多遺憾,你不能接受,你感覺你的世界裡滿是陰霾和傷痛,你找不到最初的自己,站在人生的路口,你獨自徘徊、左顧右盼、茫然失措,或許你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抉擇,你無法取捨生命中的得與失,可是你知道國浩資本好唔好嗎,其實人生最難的就是無法逾越自己,很多的時候,你傷害的是你自己的心,你缺乏波瀾不驚的沉穩態度。

時光在走,歲月靜好,孤獨的時候,仰望天空,你會看到淡淡的雲,藍藍的天,這個時候你的心會不會平靜一些呢?清風微蕩,掠過耳畔,於寧靜的時光裡,總會看到許多我們不曾察覺的美,依偎在靜美的時光裡,給自己一抹微笑,你會感覺,生活還是那麼的美好。